×

谁的青春不曾土过周杰伦谢霆锋也不例外

谁的青春不曾土过周杰伦谢霆锋也不例外

在很多80后的高中、大学时代,真维斯、美特斯邦威、以纯等都是当年穷学生们眼中的 潮牌 ,价格便宜、款式好看。

以纯这个牌子在广东一带非常出名,早年是代工厂。后来起了个英文名字。没想到的是这个英文名念起来不仅仅有广东口音,还有河南口音。

以纯请能发展起来和他请的代言有很大关系,2002年时,古天乐和张柏芝的《河东狮吼》红遍了大江南北。以纯趁此机会将两个人都聘请为自己的代言人。

正因为这两个代言人,以纯一下就走进了大家的视线年的“艳照门”事件,张柏芝的代言丢了,古仔也就没再续约。

2009年,第一届快乐女声席卷了全国,曾轶可江映蓉等人走进了大家的视线。当粉丝还在为自己偶像的最终排名抱不平时,以纯大笔一挥。

以纯的服装特别喜欢用格子、条纹,和纯色底色+洋气的英文字母,让你立刻变身社会摇10级学者,能够瞬间亲民、接地气,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

2011年,初次登上春晚的韩庚和窦骁周冬雨共同表演开场舞。以纯老板见到后直接签约,这一签就签到了现在。

为了打破大家对以纯“鲜艳”的印象,以纯做出了很多努力,放弃了深爱的活力绿、深情蓝,选择和大家一样的普通黑白灰,然而改造之后却很像乡镇电音黑社会。

那时的郭富城刚刚在电影《浪漫樱花》中大跳芭啦芭啦樱花舞。变成中国内地早期流行的广场舞,众人争相模仿。

虽然周杰伦陪美特斯邦威走到了现在,但是来来往往的明星这么多,美特斯邦威怎么会把所有的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那时被众人接受的美特斯邦威,在电视剧《一起来看流星雨》中也有体现,当楚雨荨穿上了美特斯邦威后,她认不出自己了。

当时美特斯邦威的市场可以说是独占天下,2008年,美特斯邦威成功上市,门店数量一度达到了5000多家。

同时韩剧《城市猎人》、《来自星星的你》大热,李敏镐、金秀贤等韩星也顺理成章地进入了森马的视线。

现在看着土气的森马,市值却高达233.81亿。旗下不仅仅有森马,还有中国第一大童装品牌巴拉巴拉,同时还有两个原创的男装品牌,一个叫哥来买 ,一个叫GLM!森马给前者的定位是“高品质简潮男装”;后者定位是“时尚轻商务男装”。

我开始觉得佐丹奴和班尼路是名牌的衣服。那个时候还没有美特斯邦威也没有森马。曾经用存了很久的零花钱,买了一件佐丹奴98块的背心。

我开始觉得佐丹奴和班尼路是名牌的衣服。那个时候还没有美特斯邦威也没有森马。曾经用存了很久的零花钱,买了一件佐丹奴98块的背心。

“牌子,班尼路”是笨贼黄渤的一个经典台词,随着《疯狂的石头》和黄渤火遍大江南北,班尼路这个牌子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晓。

但这并不是一个好名声,根据吸引力法则,一个被“低智商蠢货”穿在身上挂在嘴边的衣服品牌能好到哪去 ?

PEACEBIRD这个品牌,光看名字就令人发笑,而跟品牌名相匹配的,是接地气的店铺选址,想当年,县城的哪条步行街还没一两家,闪着粉字、放着刀郎BGM的太平鸟啊。

无数前来上海旅游的外地人眼中,上海的中心一定是那条被电视节目报道了无数遍的熙熙攘攘的南京路。佐丹奴和班尼路的旗舰店,都闪动着巨大的电子屏幕。满大街的金银楼里,黄金链子一根比一根粗。无数的行人举起相机,闪光灯咔嚓咔嚓闪成一片。

无数前来上海旅游的外地人眼中,上海的中心一定是那条被电视节目报道了无数遍的熙熙攘攘的南京路。佐丹奴和班尼路的旗舰店,都闪动着巨大的电子屏幕。满大街的金银楼里,黄金链子一根比一根粗。无数的行人举起相机,闪光灯咔嚓咔嚓闪成一片。

高邦、真维斯、班尼路、堡狮龙、BTboy、唐狮、拜丽德、feel100、流行前线等,这些牌子的价格区间基本和美邦、以纯那些重合。还有一些牌子价格要稍微比美邦这些贵一点点,比如佐丹奴、卡玛。

除了上述的几个品牌,1993年进入内地在上海一炮打响的“真维斯”,如今在全国已经有700多家连锁店和加盟店。这家总部设在惠州的休闲装生产企业,2002年的营业额已经达到14亿元人民币,成为中国休闲装行业名副其实的“大鳄”。

那时的我们,听着128M的MP3,周围的人都会哼唱同一首歌,不同的电视台播放着同样的电视剧,偶尔放下手中的笔,看着窗外,想着最新一期的《故事会》差不多要上架了。

放学回家的路上,会跟朋友约好,在周末休息时一起去最大的那家美特斯邦威,看一看最新款的衣服是什么,一人买一件。

如今的我们,翻遍各大音乐榜单却依旧找不到一首想听的新歌,打开电视却丝毫不在意电视里播的是什么,放下手机肯定是因为在充电。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