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拉圭清凉女球迷:“胸器”傲人 藏手机

巴拉圭清凉女球迷:“胸器”傲人 藏手机

足球场上踢球的都是一群糙老爷们儿,背心短裤灰头土脸臭汗如雨下,实在算不上什么美丽风景。看足球主要看什么?对真球迷来说,可能是看战术、技术、意识配合过人、射门等等。而对于更多地不懂球的人来说,注意力并不一定都放在场内,场边的球童、穿制服的警察、天空中的小鸟都可能会成为人们的注视目标,当然,清凉的美女更是养眼的上上之选。卞之琳在《断章》中写着,“你站在窗口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美女看球,我看美女。更是一件惬意的事儿,若金圣叹活到今日,肯定能写上一笔,球场内看美女而不知比分多少,不亦乐乎。

热爱的一种方式是记录,不是用文字,而是用身体。世界杯之前,德国举行过一次人体彩绘活动,在美女身上画德国和澳大利亚的队服,打上一场似是而非的足球赛,不为胜负,只为养眼。话说人体彩绘这个东东,这两年见得多了,也就不太让人惊艳,很多人甚至可以眼皮都不抬,不是“非礼勿视”,而是司空见惯,提不起兴致来。比如看印第安人题材电影,像《启示》,里面都是这样的人体彩绘,俗了。

更近一步的举动是,把挚爱之物文在身体上。这种做法的好处是可以永久保存,坏处就是保存太久。据说安吉丽娜朱莉和比利鲍勃桑顿两情相悦时,在身上文了对方的名字,后来丈夫升级为前夫,还得费劲把文身去掉。

身体是个表达的好平台,关键是怎样合理地使用。比如在冬天的南非衣着清凉,凸凹有致,展览人间“胸器”,晒晒性感身材。把自己当做最美的风景,才会有人在窗口痴痴看你。

Post Comment